十八岁那年
 那些年,读完高中想继续深造几率很小, 十八岁那年,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大学。临行之时,忽然发现妈妈两鬓斑白,一夜之间仿佛苍老了许多,我心里感到特别地沉重。那天,妈妈执意要送我乘火车去上学的车站,途中帮我拎着两个行囊,一路张开着沁人的笑靥。风中飘拂的白发,在我眼里是那样的醒目,立即使我鼻酸目涩,一路无语。 列车徐徐地启动了,从未出远门离开过妈妈的我,终于克制不住那一刻的冲动,从窗户里伸出大半个身躯,对着风中伫立的妈妈,发出歇斯底里地喊叫:妈-----妈----妈妈追随着列车挪动脚步,始终保持着与列车平行跑动,那泫然泪下的样子,让我的眼泪也扑簌簌地在风里乱飘。列车出了站台,妈妈停住了追随的脚步缩成了一个小点,一点一点地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  随着火车的振动和铁轮磨擦出来的声响,仿佛妈妈又在我耳边聒噪:“肖儿,还有二个月就要高考啦,为了不影响你的学习,你还是搬到学校去住吧!”妈妈如是说.我有些惊讶,我家离学校并不远呀,一华里的路程怎么妈妈突然要我去学校住呢?我觉得有些反常。但拗不过妈妈,只得背着被褥去了学校。紧张地学习,两个月里我没有回家一趟,带着妈妈的期望把全心身的精力放在了学习之中。隔三岔五的,妈妈总让姐姐给我捎来鸡汤和营养补品,并一再嘱咐我要好好学习,不要分散思想,更不要回家。高考临近,我来不及多想,埋头于学习中。激动人心的高考终于来临,考后,我感觉自己发挥得还不错,估分能在500分以上,我兴高采烈地回到家,早想把这一喜讯与妈妈分享。可当我刚一踏进家门,一种不祥的讯息扑面而来,妈妈躺在床上打着点滴,守护在妈妈身边的姐姐立马站了起来,用手势示意我不要发出声音来。这时,负重在我背上的生活和学习用品跌在地上,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忘情地一下扑到妈妈身上,拼命地摇晃着妈妈的身子,“妈妈,妈妈,你怎么啦?”我不停地叫唤,妈妈终于从痛苦中微微地睁开了眼睛。“回来了啊——儿子,考得啥样?”当她得知我的消息后,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搂着我的头捂在了她的怀里。  原来,妈妈在一年前就查出了胃衰减的病情,但她为了我的学习和不影响到我快要面临的高考,一直瞒着我坚强地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她常对爸和姊妹说:“我们家祖上世悌之家,不能辜负了前辈的遗风,一定要出个读书传宗接代的人!”并说:“从现在开始全家备战,一切为了肖儿!”母亲是农村妇女讲不出什么大道理,只知道读书比什么都要好。因此,以至于她在无法忍受的病痛下,怕影响我的情绪,才把我撵到了学校。          高考的成绩终于水落石出,我竟以六百零几分的理科成绩在本校名冠榜首。妈妈捧着我的脸,激动得一句也说不出来,只看到她泪水像断线的珍珠一颗一颗地往下掉。 现在,每每工作之余,我总能想起妈妈每一句甘之如饴教导之语和那小时候给予的精心培育的情形。“头酷不酽自来薄”,是妈妈的初乳,让我健康成长;是妈妈那无私的爱,托起我无比甜蜜的梦幻。  十八岁,多么美妙的年华呀!我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走过了夏天、走过了秋天、走过了冬天和春天。(设计公司:肖团结)
时间:2017-11-29 08:42:33   来源:   点击次数:188
上一篇:最亲最美是奶奶
下一篇:城市“夜行者”